伴隨著清爽的秋風,來到了向往已久的雲南石林。
一進入石林,便看見一塊塊巨石屹立挺拔,支撐天地般屹立在前方,看看這塊,還想看看那塊。好奇之心、敬畏之情油然而生,更加期待對石林的進一步遊覽。
導遊帶七星直播現場直播們走上了一條卵石小路,路兩旁群石屹立,似軍人擡頭挺胸,似仙鶴昂然挺立,似利劍傲向蒼穹……我在這一刻完全被震撼了:大自然竟有如此妙手,創造出這麽多千姿百態、百看不厭的石頭!欣賞著路邊的巨石,腳踩著密小的卵石,聆聽著婉轉的鳥語,深吸青草的幽香,悠悠的走著,心靈在這時得到了完全的放松,被完全淨化了。
順著小路走了不多久就來到了石林的第一個景點——阿詩瑪石像。阿詩瑪是彜族撒尼人傳說故事裏的的一個人物,她崇尚愛情,善良美麗,勤勞勇敢,表現了彜族人民追求幸福生活的堅強意志和彜族人民的勤勞智慧及反抗邪惡勢力的鬥爭精神,已成爲現在彜族女子的代稱。隔湖望去,只見阿詩瑪一只手搭在肩上靜靜地站著,好像在深情地遙望自己的愛人歸來。
離開阿詩瑪石像,導遊帶領我們踏上了石路,她說這條路直通石林的最高峰——望峰亭。
走著走著慢慢地感覺不像是石林了,而是大花園似的,路邊綠草成茵,樹木枝繁葉茂,一塊塊巨石似山非山,似扇非扇,雖散亂的分布著,但卻有一種亂而有序的感覺,有的小樹雖紮根在石縫中,卻蒼翠欲滴,充滿著生命力,蜻蜓蝴蝶四處飛舞,三角梅張開鮮豔的花瓣,桂花散發出淡淡的清香,幽香典雅,宛然人間仙境,又使人感覺身處桃花源中,深深折服。真沒想到,石林中還有這麽一塊俊土,那種美,那種和諧,那種優雅,都是我從未見過的。此時已不能說是喜歡了,而是一種愛,一種迷,我已完全迷上了俊秀的石林。
順著石路漸漸走進了真正的石林中,這是一個雄偉、奇特、險峻的地方。到達山頂的路雖有很多條,但是條條驚險,條條奇特,而我們走的那條可以說是最奇特的。
山路時而窄,時而寬,寬處三五人可以並排通過,窄處僅容一人側身才可通過,更有甚者穿洞而過,石洞又窄又矮,蹲下才能過去。一條條山路蜿蜒曲折,剛才四周還都是高山石壁,轉過彎卻可以極目遠眺,叢叢奇石盡收眼底。有“千鈞一發”——一塊巨石被卡在兩座石山間,搖搖欲墜;有“刀山火海”——一座座石山似把把利劍直指蒼穹,宛然刀山;還有“心髒石”。“鍾石”以及幾十米深的石洞……千奇百怪,無不令人佩服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爲雄偉奇特的石林所深深折服。
穿過一個個石洞,踏過一塊塊石板後,終于到達了望峰亭,遠遠望去,石林勝景盡收眼底,這次七星直播現場直播被徹徹底底的感動了,只見一片片石林與一叢叢樹木交織在一起,灰白與碧綠完美的分布,高與低和諧的配置,濃密與稀疏嚴密的結合,一條山間小路穿插其間,偶爾有幾位遊人走過,俨然一幅壯麗秀美的山水畫,既有山的豪邁,又有林的秀美,既有石的奇特,又有峰的雄偉……
雄、奇、險、秀,這就是石林!

 煙雨無聲惹愁緒,擬執寒光鬧春絮。在一方幽居,看山光湖色共憔悴,寫不盡多少情愁心傷。眉心深處,是鎖不住的悲傷。看悲冷人世,滄海轉眼已天涯。路漫漫,萦繞迷亂,不知今夜花紛飛誰家?
屋檐灰漸深,茫然不知幾度黃昏雨。庭前雨飛花正豔,綠蔭影疏人寂靜。遠道傘如花,同路陌夢無人察。擦肩辭別新人夢,碰不到,時有多情風自掃。閉目之余,箫聲漸近,亦遠亦恍惚。岸邊柳帶雨常穿,寒月無夢星總稀。昨日夢溪水長流,今日情斷難割舍,多情總被雨打風吹去,怨不得多少傷春悲秋。
黃昏雨調,步伐未舉心已濕。擡目遠眺,幾行熱淚不解人意悄然滑落。往昔獨步行走荊轲路,望不盡痛邊緣,卻挂滿臉笑靥共楚途。曾幾何時聽聞人說:“高樹無鳥鳴,碧溪無魚躍,淒淒幽居盡空虛。”再回首,望斷長空,無月破雲而來,不盡惆怅與殘紅共輕狂。時光荏苒,故人異途共輝煌,卻訴不盡心酸如塵、茫茫難清數。梧桐雨打院前人,幽人獨來往,影單飄渺驿站未留。
黃昏雲收,滴漏斷盡,漫天雲散星無蹤。移步尋酒家,連酌數十杯,新酒又邀舊醉再傷扉。步亂伐重,塗滿憔悴型各新,各訴己夢語連天。花夢夢花花落盡,雨碎碎雨雨未散,人傷傷人人心在……眸微醉,獨上東閣,閑來倚盡闌幹猶慵歸去。迷影眼亂,都把昨日情懷起奏樂。心事綿綿如濃韻,整夜舞不盡于寒情冷恨。樓閣空空,卻載不盡滿懷心事。樓下夏色夜幕蔽,留取寂寞如香逸風。
滿樓風吹人飄搖,疑是花晴花還傷。欲颦卻笑傷帶淚,怅惘如山水,迢迢一程又一程。路可終,難涉寸心幽怨。美夢易醒,愁酒易醉,蹒跚遠步泣聲久纏難散。愁腸寸結,都是自尋暗傷明痛,無幹風月與煙雨,盡是無病自傷懷。曾疑多情多感是天不垂憐,直到今日方知醉人自醉不因酒。每每夜深,乍睡又起,望斷黑夜長空,又落滿懷迷茫如許。情初定,月光虛弱,又惹朦胧憔悴挂心頭。一襲愁困,人情淡漠;一番風雨,天心溫熱。讀不懂,此生何解與憂愁纏綿至今還難脫。前生何故惹得今生如此難安息。仰天常問,何日是花前月下永相逢?
小軒窗,夜風起,絲雨點滴從心起。眼簾又添煙波渺渺,望不穿夏入夢,究竟殘曲尚余多少塵沉重。望西樓,人去樓空,獨留舊闌幹,風吹不改痕,暗然心卻老。窗前夜風卷簾,故地重遊又逢子虛烏有,長話未盡,朱顔又憔悴幾許。簾底無月,顔也改,歲月無聲不待人。
欲把悲傷盡訴,恐今生來世亦難道盡。今日古道難遇昨日行人,往日年今日難再逢,往事不戀塵世只戀風,幽人怎忍徐徐春風隨水去?癡心舊夢有幾回?應把心事往明朝,留意挽手有情霞,不戀昨日黃昏日。